[不指定 2006/02/07 23:39 | by turbozv ]
     在近几年的讲学中,大学生们很喜欢了解综合性素质的应用。特别对当今的艺术院校,已不再是过去那种单一的从业动向,面对社会,这综合性的素质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     我是学美术的,可在这一生中,我不仅从事绘画、雕塑和工艺美术方面的创作,还设计过船舶、建筑、汽车、桥梁,以至于编导电视片和从事文学创作。在不少次讲座中,我也屡屡例举在南开中学所受到的综合性素质教育,深感受益匪浅。
     南开的治学是活泼而严谨的,南开的校风是开放而充满进取精神的。我们那时候既是美术组的积极分子,在数理化和文史哲的学习中也是勤奋努力尽其心智的。我们这些具有艺术志向的学生,可能是右半脑发达,左半脑欠佳的缘故,虽然在数理化方面比不上那些拔尖的同学,可也仍然是打得很牢固的,这无疑提供了综合素质的基础。
比如在刚刚改革开放之初,长江的大型游船在造型和设施方面已跟不上时代的需求,而过去培养的设计人员又长期重复和仿造,无法着手船舶造型的创新。当船厂的总工程师来找到我的时候,如果没有数理化的基础知识,那是听不懂有关吃水线,吨位、载重量等力学问题,更听不懂有关弧形结构,X+Y等三角、几何和代数等计算问题的。可能因为有这些优势,从第一艘接待邓小平胡耀邦的新型游船“神女号”到“三峡”“白帝”“长城”等九艘船舶就没有我设计的机会。没有这些实践,也不可能在法国的船舶造型设计的国际招标中,以“皇宫号”获奖和夺标的可能了。
     应该说,实践的成功是开阔眼界增强信心的动力,有了绘画的技法和审美的想象能力,同时又具有其他相应的综合知识,运用起来应该说是相当开阔的。在这以后,好像是一发不可收拾,汽车设计、桥梁设计,以及“足球艺术”的电视片的编导和长篇小说“微尘”的出版,无一不是仰仗在中学和大学打下的基础。在这里,还要特别感谢当年在中学里开设的“制图课”,这不仅把当时所学的代数、几何等计算和形象思维结合起来,连对制图工具的运用在后来的实践中也显得得心应手。
     年纪大了,记忆力显然也衰退了,可在少年时期所学、所记、以及所能背诵的东西,就好像点击了电脑的储存键一样,那是永远也忘不了的。比如自己在进入文学的领域时,能引经据典和对前人的诗词歌赋的运用,基本上都是那时所记忆的。所以我在很多次的讲学中都说:同学们哪!不要把这一生中最最宝贵的才智都花在无益的事情上吧!你们现在的储存,是一生的财富,是在这纷繁的人世间能展开自己的阶梯。
     也有不少学生们问:在实践中,创意是怎么形成的?如果以自己的感悟来说,现代的造性意识往往是学科的交织,其形成创意的联想也多是边缘性的,犹如牛顿从苹果的掉落中,联想到引力的存在;瓦特在水壶冲盖的现象中,联想到蒸汽的巨大能量;毕加索在视觉的运动中,感悟到形态的“时空”意象,从而开创了除长、宽、高三度空间之外的第四空间,也从而充实了现代设计的革命。……。然而,联想的得来不是空穴来风,那是需要百折不饶的努力,是需要多种知识的积累,否则,能形成联想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。
     时代不同了,创造的领域是越来越广阔,可对于知识单一的人来说,却更是越来越狭窄了。尤其对社会的需求和每个人的发展来说,综合性素质的培养,往往是未来成败的关键问题。
回看南开的综合性素质的教育,不能不心生感激之情。
   

           (此文是提供给南开中学刊物的)古 月  
画家古月 | 评论(3) | 引用(0) | 阅读(8537)
鲁纪
2006/08/17 03:09
终于找到工作了,学的造船,干的商贸,大学生的专业值不了多少钱,还是你说的那些话,全靠综合素质。
李杨慧
2006/02/09 19:31
在台湾这么多年,在网上看到古月,亲近,亲近。那时候你是高年级的,我是初中的。你说得好,把南开的精髓说到了。
嘟嘟
2006/02/09 01:43
我是南开的学生,父亲偶然在缥缈峰中读到古老师的文章,马上叫我来看。我喜欢艺术却立志理工科,看了过后,不止受益颇大还非常感动,正如文里所说的“现代的造性意识往往是学科的交织,其形成创意的联想也多是边缘性的”“而,联想的得来不是空穴来风,那是需要百折不饶的努力,是需要多种知识的积累,否则,能形成联想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。”说得实在又很受启发,可以说是我在这个假期里最好的收获。
分页: 1/1 第一页 1 最后页